学生在校被打伤 学校未尽管理义务得赔偿4万多元

国内新闻 阅读(1506)

午休期间,小吴被室友林林打伤了眼睛。 该校辩称,严格的管理可以免除其责任。 真的是这样吗?最近,永春县法院审理此案时,学生家长和学校持有不同意见。 最后,法院一审裁定学校必须承担70%的责任,并赔偿小吴4万多元。

[案例]在学校午休期间为室友和学校的伤害辩护

小武和玲玲正在永春的一所学校学习 每天早上,父母送他们去学校,下午放学后去接他们。 中午,小吴和凌琳在学校宿舍吃午饭。

去年10月22日,小吴在学校宿舍午休时被玲玲殴打。 那天小吴的父母来接孩子时,发现他眼睛受伤,于是打电话给学校报告情况,并把小吴送到医院治疗。 确诊后,小武右眼出现细菌性角膜溃疡,脓积聚在右前房。

事件发生后,经相关机构鉴定,小武的伤势构成9级残疾。

小武受伤后,林玲的父母和学校预付了6000元。 林琳和学校没有对小吴后来的赔偿给出满意的答复。 因此,今年3月,原告小吴向永春县人民法院起诉凌琳和学校,要求赔偿各种损失144,000元(扣除已经支付的6,000元)。

[被告]否认攻击并拒绝赔偿损失。

但是在法庭上,玲玲否认伤害了小吴

林林说他实际上没有伤害小吴 至于小吴收到的报警,他说小吴每三天报警一次,不是同一天,中间发生了什么还不知道。 如果法院认定殴打成立,则不反对7910.85元的医疗费用、375元的住院食品补贴和800元的营养费。具体赔偿责任由法院确定。交通费适用于300元。护理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不需要赔偿。

学校还辩称,小吴声称自己在学校宿舍午休期间被林林故意殴打是不真实的,他声称学校应承担责任缺乏依据。 平时,学校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管理好学校和学生,履行了应有的义务。学校和玲玲之间没有共同侵权,也没有必要承担连带责任。此外,小吴要求的数额没有依据。

[一审]未能管理好义务教育的学校不得不支付4万多元的赔偿金。

法院于今年五月七日及七月八日两次公开聆讯该案,相信该案的证据已形成一连串证据。根据法律规定,小吴的眼睛受伤可能是由学校里的林琳造成的。

法院认为,凌琳作为直接侵权人,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因为他不满18岁,为了限制其民事行为能力,他的监护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法院还认为,虽然学校制定了相关的规章制度,但事实上,当小吴被殴打时,学校的教师和相关管理人员没有及时发现并采取相关措施,并允许他第一次接受治疗。相反,他们是在那天晚上8点左右接到小吴父母的电话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因此,学校没有充分履行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应当依法承担责任。

因为侵权发生在学校,凌琳的监护人已经履行了他的监护职责,这可以减轻他的责任。他只需承担次要责任,而学校未能履行其教育和管理责任,应承担主要责任

最近,法院一审判决小武遭受的全部损失约为7万元。林琳不得不承担30%的责任并赔偿2万多元。赔偿责任由他的父母承担。扣除已经支付的4000元后,他们不得不再支付17000元。扣除已经支付的2000元后,学校必须赔偿约47000元。

判决后,双方均无上诉,判决生效 (本文涉及的所有名字都是假名)

■法官说

学校不能逃避未能履行其管理职责的责任。

学生们在学校的一次事故中受伤。学校应该承担责任吗?

法院称,根据《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10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和不能完全承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民事行为能力有限的人。 鉴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已经具备一定的认知能力,《侵权责任法》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学习和生活中遭受人身伤害,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未能履行其教育和行政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

校园人身伤害的来源不仅是教育机构,还有教育机构以外的第三人,包括其他学生 关于此类校园人身伤害案件的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幼儿园、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学习和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以外人员的人身伤害的,侵权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不履行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

■案例提醒“学校应该加强风险规避教育”作为学校,在日常管理工作中应该履行哪些管理义务?本刊法律顾问黄碧亮律师就此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议。

他说,首先,学校应该加强学生人身安全的日常教育,以规范安全教育。 使学生掌握预防人身伤害的必要知识,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能够正确使用规避风险或降低风险的方法;第二,学校应提供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设施和设备,以便学生能够安全地学习和生活。学校应该及时消除隐患。第三,学校应建立和完善各种安全制度,建立防止伤害学生的报告制度,避免体罚或变相体罚。制定相应的学生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最后,学校应加强与相关政府部门、机构或单位的协调和联系,改善校园周边环境。

(记者黄敦亮、记者吴春元、记者张喜平、周边前线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