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如何开出医患满意的“良方”?

国内新闻 阅读(735)

新华社北京5月12日电最近,一波又一波的热点事件将公众对医疗领域的关注推到了新的高度。 这些热门事件反映了什么问题?如何对症下药?

问:我能向谁寻求帮助?

不到一岁的鲍晓半夜突然发烧38.5摄氏度,声音嘶哑。 你想去医院吗?我们应该如何照顾和治疗病人而不被送往医院?母亲在百度的同时给孩子贴了一张退烧贴纸,而父亲疯狂地打电话给朋友和熟人寻求建议。 南昌居民刘初晓是母亲,他在鲍晓出生后第一次发烧。他只能在搜索互联网和每隔一小时量一次体温的恐慌中过夜。

百度先,然后找熟人,最后走向大医院。 这是许多像刘晓这样的年轻人在家人生病后的“三部曲”。 刘晓在美国学习。那里的家庭医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家庭状况不佳,她首先会找一位家庭医生,医生会给她一般的治疗和医疗建议。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内科主任李建林认为,中国医疗改革的总体设计是形成适应国情的分级诊疗体系,家庭医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基础环节 然而,为了让患者真正信任,有必要拥有高度融合的医学人才。 如何通过对基层医疗机构良好的医学教育来丰富优秀医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近年来,网络医学的兴起也试图通过网络解决信息流通问题。通过医生的在线咨询,可以合理地引导患者就医。

第二个问题:如何解决注册困难和医疗费用昂贵的问题?

今年1月,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组织了一次独立的第三方评估,并对全国136家样本医院的患者满意度进行了问卷调查 调查显示,我国门诊病人总体满意度为91.4%,住院病人总体满意度为96.2% 那么,不满意患者的主要不满是什么?如何改进它?

调查显示门诊和住院患者的总成本和自付费用比率与满意度呈负相关,即总成本和自付费用比率越高,患者的满意度越低,说明医疗保险的成本水平和程度对患者的医疗体验非常重要 此外,门诊患者的满意度也与注册方法有关,使用在线预约注册方法的患者的满意度高于使用窗口注册方法的患者。

为了让病人满意,必须开正确的药。

公众最强烈报道的“昂贵的医疗费用”问题突出表现在药品和消耗品的高价格以及高昂的检查费用。 这需要切断流通环节的利益链,这样才能有效降低药品价格,减少不必要的检查。 然而,“看病难”问题的关键在于医疗资源总量不足和分配不合理,建立分级诊疗体系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事实上,“看病难”的直接原因是没有实现分级诊断和治疗,即病人的分诊没有分等级进行。 小医院非常拥挤,在大医院患有常见病的病人占据空难缠甚至危重病人的房间,导致彼此很难去看医生。 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李爱琴表示,目前,中国医疗改革的重点是提高药品价格的“透明度”,开展分级诊疗试点,“但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还需要不断推进。”

三个问题:谁将保护治疗者?

最近,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医生陈忠伟在家中被一名前病人重伤。经过43个小时的持续营救,他最终死于伤势过重,无法获救。 斩首病人被怀疑有精神病史。 5月10日,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在办公室被三名男子用刀刺伤。江西省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被7名患者家属殴打.

关于一起暴力医疗伤害事件,国家卫生计生委10日晚发表声明,表示将会同公安部等部门坚决打击医疗相关犯罪和对暴力医疗伤害的“零容忍”。 它呼吁全社会参与建设一个良好有序的病人医疗环境,一个安全稳定的医务人员执业环境,一个医患携手共进、共同战胜疾病的医患关系。

中国西部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童南伟认为,医患纠纷是当前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彻底解决医患矛盾恶化的趋势,必须不断推进医疗体制改革,理顺大型医院的利益分配机制,让大型医院回归公益性,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只有改善整个医疗的“大环境”,才能治愈医患关系的“小环境”。 具体来说,一是加大对“医疗暴力入刑”的打击力度,维护正常的医疗秩序;二是完善困难群体疾病紧急救助体系,防止部分患者因没钱支付医疗费用而选择就医。第三,作为一项高风险、高强度的工作,医疗行业迫切需要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激励机制,消除医生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安心看病。

四个问题:社会医疗保健的出路在哪里?

社会医疗保健是“鲶鱼”还是“野兽”?民营医院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

成都艾迪眼科医院总经理张有认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仍存在“障碍”,如政策、法规、细则标准滞后、人才匮乏、融资困难等,亟待解决。 特别是目前,高素质的卫生技术人员大多集中在大型公共医疗机构。民营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学科结构和年龄结构不合理,发展潜力和市场竞争力不足。

成都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审批部门主任佘芳认为,社会医疗是医疗改革的趋势。提升社会资本提供医疗服务,有利于向社会提供多元化、多层次的医疗服务,形成双赢的医疗模式,民营医疗机构不能因为极端情况而被完全否定。 政府要加快建立公平开放的医疗市场规则,进一步加强监管,引导民营医疗机构结合市场需求和自身优势,形成特色品牌,提高市场竞争力,培育和支持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协会,充分发挥其行业自律的积极作用,维护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引导社会资本科学规范医疗服务运营。 (作者:吴静静胡浩;参与写作:董小红、高浩良、蔡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