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责4660人,严批环保不作为乱作为——聚焦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

国内新闻 阅读(708)

新华社北京8月2日电(新华视点记者高静)第三批中央环保检查组近日陆续将检查意见反馈给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等省市。

“新华视点”记者了解到,检查组派往7个省市的份环境报告基本完成,立案查处8687起,拘留405人,约谈6657人,追究责任4660人。

无论接受的公开报告的数量或被追究责任的人数,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检查员比前两批都显着增加。 此外,反馈报告措辞严厉,“治标不治本”,“不作为和行为不检问题比较普遍”,“部分城市和部门环保法制意识薄弱”.直线指出了当地的“重点”,敲响了保护当地生态环境的警钟。

特点:分配的问题数量和接受问责的人数都创下了历史新高。

从群众反映的环境问题数量来看,第一批中央环保检查组向内蒙古等8个省、自治区发出了封群众来信和来电。第二批七个中央环保检查组向北京等七个省市报告了多个环境问题。

随着中央环保督察对当地生态环境问题无情地“亮剑”,公众真正感受到了中央环保督察的影响,许多人提供了破坏周围环境的线索。

与前两批相比,派驻七个省市的第三批检查组收到的报告数量翻了一番。 辽宁省拥有最多的7个省市,6991块。 其余4,903人在福建,4,583人在湖南,4,226人在天津,3,719人在安徽,3,582人在山西,3,453人在贵州

从问责人数来看,在督察员正式将督察意见反馈给地方党委和政府之前,八个省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员问责人数超过3200人,七个省第二批问责人数超过3100人。

到目前为止,在第三批检查人员的七个省市中,仅湖南一省就追究了1359人的责任;其余6个省市依次是山西1071、辽宁850、安徽476、福建444、贵州321和天津139 国家环境保护监督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检查人员的反馈,相关部门将进一步深入调查,各省的问责人数将会增加。

测试:环境保护让位于经济发展仍然时有发生。

检查员指出,生态环境保护在不同地方不同程度地让位给经济发展。环保工作存在“说重要,做次要,做不必要”的尴尬局面

据检查人员介绍,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山西省无视2015年全省大气环境质量超标和火电产能严重过剩的严峻形势,违反规划环评审查意见实施《山西省低热值煤发电“十二五”专项规划》,先后批准和核准20多个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在一些项目中,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总量没有得到严格控制。 自2016年以来,随着经济形势的改善,山西省煤、电、焦、铁生产能力负荷明显增加。然而,环境投入和监管没有同步推进,甚至污染控制要求也有所放宽。因此,山西省大部分地区的大气环境质量已经恶化。

正确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是许多地方面临的考验。 贵州省是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但保护滞后于发展,甚至不时让位给发展。 威宁县建设用地面积与自然保护区重叠面积从2009年规划确定的2217亩扩大到目前的亩,“城市入湖后退”问题突出。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也出台了“地方政策”来干预环境执法。 国家要求在2015年6月底之前彻底清除和废除阻碍环境监督和执法的“地球政策”。 然而,为了追求暂时的经济增长,一些地方不愿意清理“地方政策”,甚至出台新的“地方政策” 福建省莆田市政府将于2016年出台“不检查周”、“下限执行处罚”等“地方政策”。2016年,南平市建阳区先后发布了三份阻碍环境执法的“新文件”。泉州市石狮市政府于2015年12月召开专题会议,责令市环保局撤销依法做出的对企业违法行为有贡献的行政处罚决定。

问题:有些地方曾经惩罚过他们,有些地方“美化”了数据。

环境不作为和一些地方部门行为不检的问题仍然突出。

去年冬天,山西省的一些城市因为二氧化硫严重超标而受到广泛关注。 过量的二氧化硫主要与燃煤有关。 检查员发现,2013年至2016年,山西煤炭工业部没有按照分工要求开展工作,全省散煤质量控制失控,冬季煤炭污染严重。

在辽宁,近年来大规模的非法填海造地活动日益突出。 检查员指出,海事管理机构和其他部门以及有关地方政府将惩罚违法者并将其拘留。 检查人员说,即使增加处罚金额,从海上开垦一英亩土地的成本也远远低于开垦收入,这实际上鼓励和纵容了非法开垦和开垦,导致了突出的海洋生态破坏问题。

也有一些地方似乎已经采取了许多污染控制措施,但它们只是在表面上起作用。 检查组在反馈中严厉指出,天津滨海新区和武清区“抄近路”,在空自动燃气质量监测站周边地区实施“保障计划”,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清洗次数等实用措施。 宁河区在执行治理黑臭水体的任务时一直敷衍了事。为了配合检查,只采取了用杂物堵塞排污口、设置挡水墙等临时措施。管网等基础工程建设严重滞后。

与这些遗漏和“虚假行为”相比,检查员对某些地方的无序行为感到震惊。 湖南湘潭纯碱工业公司是当地领先的企业。其在线监控设备运行不正常,并且长期以来一直排放超标排放物。 为了让企业通过环保申报,湘潭和湘乡政府分别于2016年12月发布了申报文件,称“通过多年的在线监测和监测操作以及各级环保监测站的监督监测,污染物可以达标排放”,并采取欺骗手段。

挑战:关键流域地区的突出环境问题

监察局的每个省都特别关注当地的生态环境问题。检查专员的反馈还强调了关键流域的突出环境问题。

检查员发现洞庭湖地区存在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 与2013年相比,2016年洞庭湖三级水质断面比例由36.4%降至0,出口断面总磷浓度提高97.9% 其中,益阳大同湖是洞庭湖地区最大的内湖。它在2012年被宣布为一个好的国家湖泊,并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支持。 然而,益阳市却没有对田弘大庸湖渔业公司的围网养殖进行监管。企业投入大量饲料和肥料,水质从2013年的三级下降到2016年的五级

在安徽,巢湖管理是督察组的重点 检查员发现巢湖流域水环境保护形势严峻 当地经常破坏湖滨湿地,并非法侵占湖面进行旅游开发。此外,进入湖泊的污染量很大。长期以来,入湖的15里、南飞、排河水质一直低于五类。

此外,检查员还指出了各地存在的一些其他常见问题,包括自然保护区内突出的违法建设问题,一些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群众周围环境问题解决不力。

反馈并不意味着检查员完成了 根据要求,7个省市应组织编制整改计划,并在30个工作日内上报国务院。 经批准后,各地区整改计划也将向社会公布。 我们要把重点放在整改、落实和问责上,中央环保检查员发起的绿色风暴将继续在全国范围内蔓延。 (与会记者张华英、杨定淼、萧炎、石韦偃、赵洪南、鲁蒙奇、董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