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持基层政权 砍断商人手指的“家族黑恶势力”

国内新闻 阅读(1752)

原标题:控制了基层政权,切断了商人的手指“家族的黑恶势力”(the black evil forces),《中国纪检监察报》年11月8日发表了一篇专题文章,揭露了河南鹤壁“垄断”基层政权的一个案件,性质极其恶劣,涉及黑与恶。 在这种情况下,扮演“第一邪恶”角色的不是个人,也不是为了利益而暂时成立的犯罪集团,而是一个规模庞大、内部关系密切、血缘关系密切的“家族黑恶势力”。 文章中揭露的一系列关于该团伙参与黑与恶的细节令人不寒而栗,深刻反映了如果当地家族势力变异成黑与恶的团伙,其影响将有多严重。

被这个邪恶的黑人家庭毒害了很多年。位于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长风中路的小庄社区(原小庄村)。该村位于老城的繁华地段,是典型的“城中村”。因此,村务公开中出现了许多赚钱的房间/[/k0/。

1995年,村民李汉富成为当地党委书记和居委会主任。理论上,他应该遵从其他村民的期望,应该成为一只“领头雁”,带领每个人变得富有和富裕。 然而,恰恰相反,李汉富上任后,立即依靠家族的大量人员和强大力量从事“村霸”活动。此后的23年里,李甲一直盘踞在小庄,控制着当地的基层政权,并以此为资本,他做了很多坏事。 算上李家的“村霸”行为,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令人发指的细节。

1999年,隔壁村子的一个村民在李汉福的父亲上厕所时与他发生了口角。李汉福用棍子在村里的扬声器里对40到50个人大喊大叫,砸碎了村民的家,打掉了他的五颗牙齿,这使得村民一年到头都躲在家里。 相比之下,这个村民的经历远非最糟糕。

2001年,在天台建材城建设期间,李汉福欠建筑承包商贾广日680多万元 贾广日没有提出要求,决定向上级机关上诉。相反,李汉福怀恨在心。 一天晚上,贾广日被人用刀袭击,扔进玉米地,昏了过去 当时,袭击者说他“拿走了李汉富的钱”,希望他“明白”。他用刀砍掉了左手的四个手指。贾光利很幸运没有被刺死,只是勉强恢复了生命。

是典型的家族黑恶势力,李汉富并不是唯一“促成”其犯罪活动的人。

自1995年以来,参与犯罪的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措施镇压其他选举候选人,强行收集选票,非法发展家庭成员和亲信入党,长期控制小村庄社区的基层政权,并占有集体资产。 除了李汉福之外,涉及的10个主要人物包括李汉福的第二和第三个弟弟,李汉福的儿子和侄子。其中,李汉富的二弟李汉贵是小庄社区企业的党支部书记,李汉富的前司机是小庄社区的第三党支部书记。 通过家族控制的社区集体企业党支部,他违反规定把许多亲戚培养成党员,然后把他们的组织关系转移到社区党支部,以利于他们对基层政权的长期控制。

李佳竭尽所能夺取基层政权,这自然是因为这样做有很多好处。

1995年至2018年,小庄社区因辖区内鹤煤集团六号煤矿坍塌获得4400多万元的赔偿。参与犯罪的李汉富一家和犯罪团伙成员共获得400多万元的坍塌赔偿,占赔偿总额的近16%,远远高于其在晓庄社区人口中所占的2% 由于

山城民政局等相关部门群众意识薄弱,批准低保等民生资金只是一种形式,使低保等政策惠及被李汉福涉黑犯罪团伙困在“最后一公里”的人群。

法网有一条长臂,但它不会泄露出去。如此猖獗的“黑道家族”终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2018年4月12日,河南警方在发现线索后,抓获了以李汉富为首的48名重要嫌疑人 同一天,鹤壁市委和市纪委监察委员会连夜出动20多人成立了一个工作队,对李汉富的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问题的线索进行检查,并升级为对山城公安局和卢楼乡打击犯罪和罪恶的专项检查。

为此,鹤壁市党政部门处罚了69人,解散了一个党支部,宣布59人不承认党员身份,并告诫和提醒41人说话。然而,这仍不是调查的全部结果,对涉案人员的惩罚还远未结束。

事实上,这种家族黑恶势力不仅存在于河南鹤壁,还存在于其他地方。从本质上讲,它可以被称为基层治理中的一种“慢性病”和“常见病”。

今年4月17日,云南省公安局报告了该地区两起典型的黑恶势力案件。 其中,第一个是昭通镇雄县以陈某任为首的邪恶势力集团,其儿子和亲属是骨干成员和积极参与者。 该团伙拦截车辆,并向政府修建的道路索要钱财。如果遭到拒绝,他们会邀请帮派成员手持钢管、刀子和其他威胁。 这个团伙在农村横行已久。村民建房、开车和转让土地都成了他们讨钱的机会。

第二个是曲靖市陆良县家古村钱牟平为首的家族团伙。 在村委会选举期间,钱牟平和他的兄弟们依靠家庭力量聚集社会上的闲散成员。他用暴力威胁、软禁、公章等手段拉拢村民,通过非法手段成为村委会主任。

有些人把占据一边的邪恶势力背后的力量归纳为四个“网”:家庭网、权力网、金钱网和人际网 黑恶势力凭借联系网络和“网络”的保护伞得到了巩固和发展。结果,他们的傲慢和行为变得越来越猖獗。

对此,只有坚定的决心、认真的调查和果断的行动,同时打击邪恶势力,打击他们背后的各种网络,才能根除杂草,彻底解决问题 只有让这些“网”都失效,基层治理的现代化和法制化才能实现,家庭才能回归其本来的意义,不再成为某些人作恶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