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赵刚资历没有李云龙老,提副军级比李云龙早,为何也是少将

国内新闻 阅读(1411)

原来小武炸弹历史2天前我要分享

一名没有从燕京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经过延安康达的培训,直接进入了八路军第129旅主力独立团队的负责人,这本身就很少见。在随后的晋升过程中,赵刚也推翻了这辆车,领先于老红军李云龙晋升为副级干部,这是该政治部门的负责人,这次李云龙就是师指挥官。赵正伟真的是人生的胜利者。

但是,赵政委与其他38式干部并不完全相同。他是129反日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这个级别非常不同。这意味着他当时在华北地下党的水平并不低,不是一般参加抗日运动的华北大学生。 129日的抗日运动发生在1935年,当时日本煽动了华北的自治。北平和天津的地下党组织和动员当地大学的学生开展抗日活动,反对国民政府和日本的绥靖政权,要求国民军抵抗日本人。这是土耳其共产党第一次组织和领导学生运动,也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华北地下党组织和领导的最大运动。

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由于国共与共产党的对峙和党内的错误路线,白区的党派损失相对较大,武装斗争的焦点基本上在南方,北方的党组织基本上是地下的。除了湖北,河南和陕西之外,基本上没有比较大的革命根据地。因此,华北地下党的工作主要是学生运动,而相对而言,南方的地下党干部参与苏区的武装斗争的机会多于北方的地下党。

但是,自1933年中央政府退出上海并进入中央苏区以来,这种情况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南方地下政党的工作不是很好,而且受到白色恐怖的威胁。到1934年大时代开始,南方几个主要基地的红军撤离。南方的原始基地逐渐退化为游击区,然后逐渐退化,逐渐被国民军占领,成为国民党区。在这种情况下,南方地下党的工作基本上变成了沉默,远没有红军过去那么活跃。

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后,特别是在陕北三大主力军招募后,北方的斗争形势开始好转。特别是在日本一步步紧迫的情况下,国民党在北方的统治相对薄弱。这一次,更加困难,为华北地下党提供了一个活跃的机会。在第129运动时,中央红军已经到达陕北,华北地下党的大规模抗日运动呼应并支持了中央红军的“北方抗日”。虽然一些地方军阀采取了一些镇压措施并逮捕了一些人,但大多数人在抗战开始后被释放并参加了抗日战争活动。例如,北平监狱释放了61人,其中大多数后来成为高级党的干部。

抗日战争开始后,原129运动的学生干部和北方局领导的地下党干部被派往延安前线,他们被派往前线充实,加强领导。八路军前线后,部队迅速扩张,干部供不应求,特别是政治素质较高的政治干部。这为华北地下党干部在八路军内迅速崛起提供了良好机遇。像赵刚这样没有参与南方基地工作的干部,在抗日战争期间处于一个快速崛起的通道,后来被称为38式干部。例如,薄一波,林枫,安子文等人,邓立群,姚一林,顾牧,王仁忠,宋平仁,后来在80年代担任较高职位,都是华北地下党的干部。

这38名干部基本上集中在八路军,特别是晋察冀和晋冀鲁豫军区。由于地方政府需要组织地方政府,地方工作和军事工作不同,许多技术工作需要文化人士。因此,一些38式的干部,即使不在军队工作,也只参加地方政府的类似财政和经济工作。随着基地面积的扩大,推广也非常快。特别是在华北军区的管辖范围内,即山西,河北,北平,天津,查哈尔等地,38型干部几乎成了政府工作的主力军。中央政府成立于1949年,基本上是在华北解放区人民政府的基础上组织的。因此,许多北方地下党的干部直接转入中央政府的工作。

在《亮剑》,赵刚离开华谊之后,他被调到总政府,仍然在军队工作,所以他有资格参加1955年的奖励。虽然他们当时已经相对较高,但他们被要求考虑参与革命的原因,例如奖励的早晨和晚上。因此,军队中的大多数干部与当时的工作水平并不完全一致。例如,第15军政委李晶晶将军是一位典型的38式干部。第15军指挥官秦继伟被授予中将,而古京生则被授予少将。但是,等级是一回事,实际工作是另一回事。总体而言,第38位干部在实际岗位上的晋升仍然比老一届红军干部要快。

相比之下,南方地下党的命运要复杂得多。红军撤军后,在抗日战争开始后,南方各省的游击队被编入新四军。他们参加了抗日战争,但除了一些地方有游击队,大多数地方的地下党基本上没有抓到军队。中国只能被动地等待解放军的召唤,他们也参与接收。在没有军队的地方,基本上是南方干部和华北选拔训练的干部接收的。解放后,那些在当地打仗的地下党派逐渐被边缘化。

为第一作者原件,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集报告投诉

0×251C

一个没有从燕京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经过延安康达的训练,直接到了八路军主力第129旅独立队的队长那里,这本身就很少见。在随后的晋升过程中,赵刚也翻了车,前面的老红军李云龙被提拔为副一级干部,这一次是李云龙的政治部主任,而这次是李云龙的师长。赵正伟真的是人生的赢家。

但是,赵的政委和其他38种类型的干部不太一样。他是129个抗日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人。这个水平是非常不同的。这意味着他在当时华北地下党的水平并不低,也不是一般参加抗日运动的华北大学生。129次抗日运动发生在1935年,当时日本鼓动华北自治。北平、天津的地下党组织和动员地方高校的学生开展抗日活动,反对国民政府和日本的绥靖政策,要求国民军队抗日。这是土耳其共产党第一次组织和领导学生运动,也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华北地下党组织和领导的最大的运动。

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由于国共与共产党的对峙和党内的错误路线,白区的党派损失相对较大,武装斗争的焦点基本上在南方,北方的党组织基本上是地下的。除了湖北,河南和陕西之外,基本上没有比较大的革命根据地。因此,华北地下党的工作主要是学生运动,而相对而言,南方的地下党干部参与苏区的武装斗争的机会多于北方的地下党。

但是,自1933年中央政府退出上海并进入中央苏区以来,这种情况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南方地下政党的工作不是很好,而且受到白色恐怖的威胁。到1934年大时代开始,南方几个主要基地的红军撤离。南方的原始基地逐渐退化为游击区,然后逐渐退化,逐渐被国民军占领,成为国民党区。在这种情况下,南方地下党的工作基本上变成了沉默,远没有红军过去那么活跃。

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后,特别是在陕北三大主力军招募后,北方的斗争形势开始好转。特别是在日本一步步紧迫的情况下,国民党在北方的统治相对薄弱。这一次,更加困难,为华北地下党提供了一个活跃的机会。在第129运动时,中央红军已经到达陕北,华北地下党的大规模抗日运动呼应并支持了中央红军的“北方抗日”。虽然一些地方军阀采取了一些镇压措施并逮捕了一些人,但大多数人在抗战开始后被释放并参加了抗日战争活动。例如,北平监狱释放了61人,其中大多数后来成为高级党的干部。

抗日战争开始后,原129运动的学生干部和北方局领导的地下党干部被派往延安前线,他们被派往前线充实,加强领导。八路军前线后,部队迅速扩张,干部供不应求,特别是政治素质较高的政治干部。这为华北地下党干部在八路军内迅速崛起提供了良好机遇。像赵刚这样没有参与南方基地工作的干部,在抗日战争期间处于一个快速崛起的通道,后来被称为38式干部。例如,薄一波,林枫,安子文等人,邓立群,姚一林,顾牧,王仁忠,宋平仁,后来在80年代担任较高职位,都是华北地下党的干部。

这38名干部基本上集中在八路军,特别是晋察冀和晋冀鲁豫军区。由于地方政府需要组织地方政府,地方工作和军事工作不同,许多技术工作需要文化人士。因此,一些38式的干部,即使不在军队工作,也只参加地方政府的类似财政和经济工作。随着基地面积的扩大,推广也非常快。特别是在华北军区的管辖范围内,即山西,河北,北平,天津,查哈尔等地,38型干部几乎成了政府工作的主力军。中央政府成立于1949年,基本上是在华北解放区人民政府的基础上组织的。因此,许多北方地下党的干部直接转入中央政府的工作。

在《亮剑》,赵刚离开华谊之后,他被调到总政府,仍然在军队工作,所以他有资格参加1955年的奖励。虽然他们当时已经相对较高,但他们被要求考虑参与革命的原因,例如奖励的早晨和晚上。因此,军队中的大多数干部与当时的工作水平并不完全一致。例如,第15军政委李晶晶将军是一位典型的38式干部。第15军指挥官秦继伟被授予中将,而古京生则被授予少将。但是,等级是一回事,实际工作是另一回事。总体而言,第38位干部在实际岗位上的晋升仍然比老一届红军干部要快。

相比之下,南方地下党的命运要复杂得多。红军撤离后,南部各省的游击队在抗日战争开始后被分为新四军。他们参加了抗日战争,但除了一些地方的游击队外,大多数地方的地下党派基本上都没有抓住部队。中国只能被动地等待解放军打电话,他们参与接收。在这些没有军队的地方,他们基本上都是南方的干部和在华北地区选拔和培训的干部。那些在当地战斗的地下政党在解放后逐渐被边缘化。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