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纯种小毛驴保卫战:30万头到濒危 保种是纯技术活

国内新闻 阅读(1561)
?从30万头到濒危,谁来保卫淮北纯种小毛驴

  淮北灰驴的存栏量已不足100头,且部分品种不纯,品种生存状况堪忧。此外,该品种淘汰步伐加快。因此,开展淮北灰驴种质资源的收集、保种、评价与利用工作是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

  淮北纯种小毛驴保卫战

  “那时候,只要打听到本市及周边地区的农户饲养有灰驴,就跟着老付开车去当地,待确认是淮北灰驴以后,不惜高价也要收购。公驴比较难选,买一头公驴得3万~4万元。不然,老百姓就把它杀了。”

  对第一财经记者谈起十年前寻找和保护纯种淮北灰驴的场景,孙凤亭的脸上仍然有一种自豪感。据他描述,保种场在收购灰驴的同时,还进行自繁,当前整个种群达到了几十头的规模,这为开展品种保护提供了种群基础。

  孙凤亭系高级畜牧师,原来担任安徽省淮北市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主任,于2013年在任上退休。

  他说的老付,叫付新领,2015年8月从政府部门退休。退休前老付是淮北市农委农业科主任科员,兼该市畜牧兽医水产局党支部书记。老付一手创办的淮北市振淮农牧科技专业合作社(下称“振淮合作社”),初衷是为了保护淮北灰驴。

  振淮合作社位于濉溪县土楼农场,从淮北市区驱车半个多小时即可到达。这里是安徽省唯一的淮北灰驴保种场。

  保种场要保护的灰驴,可不是一般的驴,而是濒危的淮北灰驴,俗称“淮北小毛驴”。因为一场“变故”,打乱了这里灰驴保护的节奏。

  今晚让谁去照顾驴?

  作为安徽省仅有的两个懂淮北灰驴养殖技术的高级畜牧师之一,付新领在安徽省农委领导的支持下,主动担负起濒临灭绝的淮北灰驴保种和面临绝迹的黄淮白山羊保种及技术推广工作。

  在省里农业部门的推动下,付新领所创办的振淮合作社,前前后后投入了200多万元,打造了一家标准化的淮北灰驴保种场,占地30亩,建成养驴舍1000平方米,运动场3000平方米,草料舍棚600平方米。

  在保种场现场,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趁着中午前的凉快时光,灰驴在驴舍外护栏围起来的运动场里闲庭信步。看到生人,憨态可掬的灰驴还以为有人要饲喂,纷纷凑上前来。伸手去抚摸,又会温驯地耷拉下毛茸茸的长耳朵。

  看到这些灰驴,张爱侠爱怜之下又觉得无能为力。“出了这个变故,也就没有人做了,场里更是连管理、技术都跟不上。自己已经实在没有能力再去养驴了。”她说,自己这个家庭为了养驴,向银行借了大量贷款,如今为了还银行贷款,把家里的两套房子都给卖了,可以说已经倾家荡产。

  张爱侠是振淮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也是付新领的爱人。她说的变故,是2018年3月,淮北市纪委监委公布,付新领(已退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因涉嫌诈骗案被起诉,案件至今未宣判。

  屋漏偏遭连夜雨,7月下旬,她又突然收到保种场技工老余的请辞。老余年逾古稀,如今被查出患有肾结石,被儿子接去医院治疗。

  自2013年以来,老余就负责照顾保种场的这群驴,由付新领手把手教授养驴技能。老余也亲眼见证着驴群一年一年壮大,从最初的30多头,到如今的80头,再加上今年要临产的20多头,预计到年底,驴群就要达到100多头。

  在上述变故发生后,张爱侠这个农妇独自支撑着整个保种场。在一缺资金、二缺技术、三管理跟不上的情况下,一切都显得左支右绌。

  驴每天都离不开人饲喂、照料,若再赶上驴驹出生,还要技工懂得接生,否则难产,母驴和小驴会一同殒命。要是临时换个生人,没有一段时间接触的话,牲畜还会怕生,容易踢人。

  因此,在技工老余告辞之后,要想临时去聘个工人,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今晚让谁去照顾驴?”张爱侠满腹苦楚,本想把保种场的灰驴给卖了,然而,作为濒危保种的动物,政府又不让。

  据张爱侠自述,在变故之前,全靠老付一个人把整个灰驴保种工作给盘了起来。如今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照顾灰驴的重任都落在她一人肩上。

  除了人力跟不上,资金也是难题,目前保种场里有80头驴,每头驴的养殖成本,把饲料、人工、医药等多项开支都包括在内,一年得5000元左右。整个保种场每年得投入40余万元。原本省里财政还有25万元的保种补贴,后来降到了20万元,即便如此,这两年的资金也还没有拨付到位。

  这也就意味着,为了保种,振淮合作社一年要折进去20多万元。

  自从付新领“进去”以后,保种资金已经连续几年没有到位。如今,技术成为比资金更为紧迫的事情。保种场已经有20多头驴带驹,今年年底之前就要生了。如果得不到好的照顾,也可能遭遇不测。尽管安徽省主管部门也多次派人来视察,但实际情况仍然无法解决。

  张爱侠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淮北灰驴虽然耐粗饲料,但是长期的单一饲料,也容易患上消化道疾病、代谢性疾病。原先场里面还有资金,饲料可以保证多样化,现在只能喂一些秸秆,驴不吃也不行。

  今年以来,淮北灰驴损失就比较严重,达到20多头,有些是病死,有些是难产。难产的主要原因,就是长期饲喂秸秆,饲料单一,对营养需求满足不了,容易得消化道疾病和代谢性疾病。

  她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今年一头母驴因难产而死的照片。

  灰驴保种是一项纯技术活

  孙凤亭说:“老付不在,对灰驴的保种事业,打击很大。”

  尽管之前也常年在畜牧口工作,但孙凤亭说他对淮北灰驴只是略知一二,没有老付精通。因为灰驴的饲养管理是比较机动的,很大程度上都是靠经验的积累。老付在发情鉴定、妊娠检查、饲料配方、营养搭配等方面,经验丰富。他知道的那些,差不多都是跟老付学的。

  孙凤亭谈到,现在保种场的工作陷于停滞状态。刚开始搞灰驴保种工作的时候,都是从零开始,从民间一头一头收购来的,整个皖北不知道跑了几十个县。正因此,也搞不清楚灰驴之间的血缘关系。此前,保种场还采用在驴耳朵上打耳标的方式,但驴生性喜欢厮咬,耳标绝大部分已经脱落。现在,保种场考虑在驴的屁股或颈部上打上永久性的烙印编号,对灰驴进行血缘关系的生物学鉴定,重新建立规范性档案。再然后,在饲养管理中进行系谱选育,那么,今后在繁殖育种方面也就有方向了。因为,如果是近亲交配的话,就会出现品种衰退。

  张爱侠提供的2016年《安徽省淮北灰驴品种保护项目验收申请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淮北灰驴是我国优良的地方畜种之一,也是被列为国家保种项目的畜种之一,安徽省已经列为保种场项目。所以该项目的实施,可以实质性改变目前淮北灰驴生产的被动局面,对淮北灰驴种质特性的提高和综合开发利用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既然要保种,就有了保护淮北灰驴的“三部曲”。一是收购灰驴,二是建设保种场,三是封闭选育。尤其是选育,这可得依靠技术和管理。

  根据《报告》,一方面制定淮北灰驴品种标准,另一方面开展封闭选育。此外,严格留种选育。

  《报告》还提出建设核心群,在核心群采取选优留种的方案。核心群饲养种公驴10头,种母驴50头,通过核心群扩大繁殖基础群每年新增15头,实现基础群达到150头的目标。在选育技术方案中,一是防止近亲交配,二是核心群后代优秀个体留种作核心群世代更替。

  孙凤亭认为,保种只是一个手段,育种提纯才是目的。在以前,国家发展养殖业,从国外大量引进外来品种,主要是以商业化为目的,国外品种的生产性能,比如产肉或产毛,效率比较高。地方品种也有优势,那就是适应当地环境,耐粗饲料,好管理,疫病也少。比如,被外来品种淘汰掉的土猪、土鸡,又重新受到消费者的追捧。现在,反过来保护国内的品种,保证生物多样性,就是希望从国内品种的身上,找到抗疫病或者适应环境的基因。

  他说,如果这些国内的品种,都被淘汰掉的话,那么,要选育多少年才能恢复到原有的种质呢?

  濒危的淮北灰驴

  淮北灰驴是安徽省著名地方品种,该品种主要分布在皖北地区,其中心产区位于安徽省淮北市。这里地处华北平原,是华东地区腹地,盛产小麦、玉米、大豆等,为淮北灰驴的生存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聊城大学毛驴高效繁育与生态饲养研究院院长王长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地方驴品种多样,各具特点。淮北灰驴属于华北驴,跟苏北小毛驴一样,都是我国最靠近南方的毛驴品种,其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耐闷热潮湿,能够适应南方潮湿的天气。而且跟其他的毛驴一样,既可以肉用,也可以役用。

  孙凤亭说,从外观来看,淮北灰驴的体色为灰色,膀子两边是黑色的,叫鹰膀,背线是黑色的,一直到尾部。这是很典型的地方品种特征。现在很多研究机构都在研究,到底是哪个基因决定了该特征。而且该品种体小紧凑,轮廓清晰。从饲养特点来看,对当地自然生态环境适应性较强,具有性情温驯、耐粗饲、适应性好、抗病能力强、繁殖性能好的特点。

  相关资料介绍,淮北灰驴这一品种的形成,有着1000多年的历史。淮北市曾经是养殖这一品种最多的地方。在上世纪80年代,淮北灰驴的饲养量约30万匹,当时主要是役用需要,饲养量较大。

  随后,由于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役用需求下降,而肉用需求又没有跟上,要做阿胶的话,个头小的淮北灰驴又不及体型大的德州黑驴有优势,缺乏产业化开发。因此,饲养量大幅下降,再加上片面强调杂交改良优势,缺乏系统性选育、选种交配和保种,纯种淮北灰驴处于濒危边缘。

  淮北灰驴是经过长期自然选择和人工选择而形成的优良地方品种,是一个宝贵的地方品种资源。由于没有系统地选育、选种选配和保种,再加上多年来引入外来品种进行杂交改良,使得淮北灰驴的存栏量锐减,一些原淮北灰驴的分布区甚至已经难以寻得纯种驴的踪影。

  据淮北市畜牧局对全市逐村统计和调查周边市县情况,淮北灰驴的存栏量已不足100头,且部分品种不纯,品种生存状况堪忧。此外,该品种淘汰步伐加快。因此,开展淮北灰驴种质资源的收集、保种、评价与利用工作是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

  安徽省畜牧兽医学会副理事长、安徽科技学院动物科学学院院长王立克称,目前,纯种淮北灰驴处于濒危边缘,但该品种是优秀的种质资源,政府必须要加强淮北灰驴保种基地的建设。种驴是驴产业技术中最关键的基础性技术,要建立驴种资源开发体系,着力进行品种选育与登记、资源开发与保护的有机结合。

  淮北灰驴的保种也引起了安徽省政府的重视。2015年9月,安徽省农委发布第42号公告,公布第一批省级畜禽遗传资源保种场和保护区。保种场有26个,其中省级淮北灰驴保种场位列第20号,建设单位就是振淮合作社。

  以利用促保种

  在养驴界,有一句话经常被人提起。那就是,世界驴业看中国,中国驴业看山东。中国是世界上驴产业做得最好的国家,尤以山东为最,当地因驴皮加工成的阿胶而闻名于世。

  王长法称,中国发展驴产业有三大优势:一是驴的地方品种丰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报道,全世界共有地方驴品种194个,中国有24个家驴品种,2个野驴品种,占到13.5%。

  二是驴的饲养水平比较高。中国曾经是世界上驴存栏量最多的国家。全世界有4400多万头,中国最高峰的时候达到1200万头,同时有着4000年的养驴历史。

  三是中国对驴产品的认知度比较高。比如驴肉,美食界一直流传“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再比如阿胶,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而且供不应求。正因此,政府关注度比较高,社会参与度比较好,于是,就有地方政府将养驴业作为特色扶贫产业予以支持。

  过去,养驴主要用于干活拉车,现在转向三个方面,产肉、产皮、产奶。据行业内统计,目前中国驴产业的产值约为1000亿元,包括三大块:一是以饲养繁育为基础的养殖业,中国现有的存栏量下降到300万头;二是驴皮、驴奶、驴肉等畜产品加工产业;三是药品、化妆品等。

件,提高其生产性能。针对安徽省养驴现状,有必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现代养驴体系。比如,重点开展驴品种改良、标准化饲养技术、健康养殖关键技术、营养调控关键技术、主要疾病防治技术、饲料资源开发及产业化利用等方面的研究,从而为驴产业的发展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

  那么,对于振淮合作社遭遇到的困境,该怎么办呢?

  王长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来讲,中国的地方驴品种都是需要保护的,只是由于多种原因,没有把全国的24个品种都纳入保护目录。于是,就只能地方自行建立省级保种场,由企业进行保种,每年财政给予一定的保种费用。除了不能对外销售以外,还要配备相应的技术人员,进行生产性能鉴定,比如记录品种特性,为将来的品种利用做好基础。同时,还应有完整准确的记录资料,比如存出栏数量、种驴的来源、饲料、用药、免疫、采食量等。

  尽管财政会拨付相应款项,但也不一定就能够维持保种场运营,考虑到保种也是一个带有公益性的项目,对保种企业来说,需要承担一部分资金。因此,财政在选择保种场的时候,如果没有一定的财力,是不会资助的。在山东,保种场要么是国有的,要么是民营的,且资本实力雄厚。

  他解释称,因为保种需要连续的投入,产出也比较少。如果做个两三年就搞黄了,那些动物处理起来,就会比较麻烦。而且驴跟其他动物还不一样,要到两岁半才会性成熟,驴的妊娠期为一年,且多为单胎,繁殖周期长,繁育慢,投入保种的资金需求量大,资金回笼周期也比较长。

  因此,王长法建议,如果要缓解燃眉之急,可以考虑适当利用,以利用来促保种。如果一点都不利用,光保种的话,是比较难的,谁也投不起。

  比如,可以考虑保留核心品种,将群体规模维持在60~80头,有选择性地保留一些公驴和母驴,每年繁殖20~30头小驴,淘汰掉那些品种不纯的、年老体迈的灰驴,这样就可以循环起来,不至于被拖垮。从长远来计,最好还是由淮北市政府牵头,让财力雄厚的企业整体托管,边开发边保种,用开发赚的钱来保种,再加上政府的补贴,找到专业的机构和专家来参与,慢慢把淮北灰驴保种的工作给做起来,才有可能持久做下去。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曾申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保护生物多样性,最终目的还是要利用。保种费用很高,如果没有产出的话,就负担不起。在过去,希望利用淮北灰驴性成熟比较早的优点,挖掘其背后的基因,从而为驴产业做一些贡献。

  他说,国家那一点钱,做保种是根本不可能的。有些地方品种保不住了, 就只能把胚胎先冻起来,如果需要了,再解冻移植。动物的活体保种,是非常昂贵的。

赵慧芳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5pz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