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贝尔北方总部积压库存 大甩卖“低至29元”

国内新闻 阅读(1378)
?

访问La Chapelle北部总部,积压库存,“慢到29元”

4688-icapxph3377444.jpg La Chapelle工厂店在年中推广期间有很大的折扣,但交通量并不大。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张泽燕

4714-icapxph3377520.jpg La Chapelle天津物流中心大楼三楼的行政办公室里到处都是衣服。

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4.4亿至5.4亿。在去年前三个季度,净现金流量持续为负,而且过季产品以折扣价出售,每月超过400家商店。

股价下跌,市场价值受到影响,利润巨大,库存不堪重负。 La Chapelle只用了大约两年的时间才能从风景中被列出来。 8月6日晚,La Chapelle宣布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和真实控制人邢嘉兴的股权质押违约,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8月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La Chapelle对天津西青开发区物流中心项目现场的实地考察,发现虽然La Chapelle的资金流量紧张,但仍然是天津物流中心作为北部总部。 La Chapelle工厂店的建设规模不大,大量淡季商品以低价出售。

巨额亏损表现严峻,天津项目建设仍“不太慢”

La Chapelle()曾被认为是国内女装的主要品牌。数据显示,它成立于2011年5月23日,全称“上海拉沙佩尔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是邢嘉兴。公司定位为“多品牌时尚经营企业”,主要从事流行女装休闲装。它拥有包括La Chapelle和Puella在内的12个品牌,并投资了7个品牌,OTHERMIX,O.T.R,Siastella和其他服装品牌。 2014年,La Chapelle天津公司在大溪镇正式注册。为提高华北总部的研发和销售水平,集团将核心管理团队调到北总部,落户大溪镇北总部。

2014年,La Chapelle的港股上市并上市; 2017年9月25日,La Chapelle A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A + H”上市服装公司。上市初,La Chapelle的最高估值达到75.2亿元,但截至8月9日收盘(5.04元/股),该公司的最新市值已跌至28.26亿元,股价已跌破8.41元/股发行价。

自2015年以来,La Chapelle在大溪镇建立了天津物流中心作为北部总部。该公司表示,该项目将帮助公司建立一个更加稳定和可靠的产品供应系统,以支持全国公司网点的物流配送和产品销售。

但是,物流中心的建设进度并不令人满意。根据公司披露的信息,2017年和2018年,天津物流中心项目的进度分别为57%和48%,项目进展减少。该公司解释说,这是因为公司在2018年通过智能仓储继续提高供应链的效率。管理层批准了新物流仓库的预算和天津物流仓库二期的相应配套设施。该项目的总预算从1.9亿元增加到29.6亿元。

,公司发布半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4.4亿元至5.4亿元,同比下降288.6%至329% ;至5.90亿元,同比下降364.5%至418.5%。

事实上,La Chapelle在A股上市后的第二年开始走上“亏损”之路。 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132%;非净利润亏损2.45亿元,同比下降164.43%。

在净利润下降的同时,La Chapelle的现金流也很匆忙。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的数据,公司报告期内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71.71%至1.58亿元,而2017年同期为5.57亿元。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13.1亿元,主要用于购买和建设固定资产,长期资产和其他现金支出10.1亿元,支付投资2.05亿元;公司募集资金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入7.87亿元,主要是银行贷款增加所致。

公司2018年四季度的净现金流量为-175万元,-8118.7万元,-139百万元和5.53亿元。在2018年的前三个季度,现金流急剧下降。 La Chapelle表示,销售额的下降导致库存增加,一些新品牌处于培育阶段,商品运营的资本支出同比增加。

La Chapelle表示,前三季度经营活动大量现金流入和第四季度流入的原因是由于第四季度冬季商品销售单价较高以及销售收入增加,因此销售额增加回来更多。

根据2019年的季度报告,该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为2.89亿,而去年同期为-175万。该公司表示,这主要是由于购买商品和人工费用的现金同比减少。

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损失和现金流紧张。为什么要向天津物流中心增加1亿多建设投资? “新京报”记者带着疑问来到天津市西青区的La Chapelle物流建设基地。该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La Chapelle项目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近一年,并已投入使用。一些员工正在努力工作。该项目的第二阶段在今年春天开始堆积。它仍然是“不太慢或太慢”,整体进展并不快。该项目的第三阶段尚未开始建设。

记者发现,该建筑的第一阶段确实已经投入使用,正如员工所说,但目前只有第一阶段的一楼和三楼正在使用中。一楼是La Chapelle工厂店,三楼是行政办公室。

记者在行政办公室出示身份后,另一方表示不愿接受采访。

巨额利润巨大,资金紧张,你为什么去年增加1亿元呢?公司回应了记者的声明,主要关注改革和调整,公司主动采取了收缩调整策略。对于未披露的更多细节,该公司表示无法回应。

积压的库存销售“低至29元”

据报道,已经投入使用的La Chapelle天津物流中心项目大楼的第一期工厂是一家工厂店,主要销售瑕疵产品和季节性产品。记者注意到,虽然工厂店面积很大,但有很多衣服出售,但客流量很小。目前,工厂店正处于大促销之中,整个游戏的折扣为3.5%。部分产品低至29元,口号“三件衣服,一件价格为299元”。

工厂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平时工厂店的衣服主要是“五折”,虽然折扣很大,但流量并不大。当记者问为什么折扣如此之大时,另一方直言不讳地说:新的速度更快,购买的人也更少。

“新京报”记者还参观了天津市西青区的天津永旺购物中心,天津市和平区的口服时尚广场和中原百货。店员说,一些La Chapelle产品低至50%。一位店员告诉记者,La Chapelle每周都会成为新品,新季节更频繁,但是“这两年不是很好,无法与Vero Moda相提并论”,平时几乎没有人。购买。

消费者龚女士也说:“La Chapelle的品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款式不是独一无二,不时髦。每天都可以穿,但不适合从事的女孩们。追求“。 p>

店员认为,电子商务平台的兴起已经转移了一些商店的顾客,而在线定价一般低于实体店价格。

一方面,它是一种高频“上限”速度,另一方面,它是La Chapelle研发投资的持续减少。年报显示,2018年,La Chapelle的研发资本支出总额为1.1亿元,同比下降11.5%,研发人员527人,人均收入20.77万元。

在销售额下降的同时,La Chapelle的库存大幅攀升。从2014年到2018年,La Chapelle的库存从13.27亿元增加到25.34亿元,而库存到流动资产的比例从26.42%增加到48.58%。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La Chapelle的库存达到21.9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50%。

如何加快库存周转?在回信中,公司表示将根据产品SKU,店铺属性和销售情况全面考虑商品经营管理。在尽快加快库存周转和现金返还方面,公司将采取风险控制和库存改善措施,如建立专门的项目团队和扩大销售渠道。

加入雪中:真实控制人的股票质押“爆炸”默认

产品销售问题尚未解决,La Chapelle也敲响了“默认”矿山。在2019年8月6日,La Chapelle发出通知,称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邢嘉兴的股权质押是违约的。根据公告,截至目前,兴嘉兴已累计持有公司99.81%的股份,其与海通证券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履约担保比率低于最低履约保证比率,且违约已经发生了。

La Chapelle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邢嘉兴本人正在积极寻求解决股票质押违约风险的措施,并计划通过补充抵押品,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赎回质押股份来解决质押违约问题。该公司还表示,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质押与公司的运营无关。

在实际控制股票质押前几天,La Chapelle刚刚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前公告。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将亏损4.4亿元至5.4亿元,同比下降288.6%至329%。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利润975.3万元。

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产品的平均毛利率已从67.73%下降至65.33%。上衣,下装,裙装及配饰均有不同程度下滑,其中顶级产品的毛利率占销售额的最大份额,同比下降2.55%。

从2014年到2016年,该公司的零售店分别为6,887,7,893和8,902。面对如此庞大的零售网络,La Chapelle采用了全直接的商业模式。截至2016年底,该公司只有两家特许经营店。 2017年,La Chapelle的门店数量达到9448家,同比增长6%。 2018年,公司门店数量降至9,269家。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内部线下营业网点数量较2018年底减少2,400多家。

鞋业分析师马刚告诉记者,直销的优势在于渠道控制,但资产沉重,投资大,适合资金充足的企业。特许经营店更灵活。

La Chapelle还在财务报告中表示,“多品牌,直接导向”的商业模式正面临劳动力和租金等运营成本增加带来的巨大压力。目前,公司正处于转型调整阶段。最近,它关闭了更多的营业网点。根据国内大众服装零售市场环境,公司采取收缩调整策略,专注于高价值业务调整。该公司表示,未来将继续专注于优化离线渠道结构。一方面,全面整理现有的直接渠道,坚决关闭亏损和低效的门店;另一方面,推动合资企业加入公司空白的县级市场和市场级市场,直接管理能力薄弱。合作方式。

主编: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