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呼格案真凶:不予确认比错认真凶重要

国内新闻 阅读(815)
?

人们的快速评论:没有确认,比错误更重要)

7月30日,被称为“巨大凶手”的罪犯赵志宏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和盗窃罪被依法处决。虽然这一判决和执行结果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但最高法院关于“未确认赵志宏为巨大案件的真正凶手”的最高裁决仍然引起争议。

被告自愿承认了他的供词,但他并未被确认为犯罪事实。这个结果让很多人称之为“我不明白”。事实上,在赵志宏的案件中,第一审和第二审法官确定的第21号罪行的最高法律没有确定四个犯罪事实的总数。原因是被告的供词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许多不一致之处,并且在某些重要事件中供认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必须承认,在任何情况下,供词都是案件的重要依据,而不是证据制度的唯一内容。换句话说,是否存在罪不取决于“没有说法”,而是取决于完整的证据链。只有对所有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并达到“明确事实,证据充足,充分”的标准,才能依法认定有罪。

事实上,重审“巨额案件”的原因是因为故意谋杀胡格莱格勒的证据不足,不是因为赵志宏是严肃和野蛮的;他没有认出赵志宏是一名凶悍的凶手,也因为证据不够。丰满并不意味着重审大案并宣告无罪。从这个角度来看,“不承认赵志宏是巨大案件的凶手”和“调和被告巨大的吉勒图”的裁决和判决都遵循“从无到有犯罪”的逻辑。这是司法案件中法治精神的具体体现。在没有原则的情况下,实施基于证据的判决和可疑犯罪是不可避免的要求。法治的进展体现了什么。

必须承认犯罪的罪犯是可恨的,不满的不满是同情的。因此,可以理解的是,“一次不产生比平民杀人”的情绪。然而,这种情感宣泄和两极观点绝不是法治社会的正当含义。事实上,你惩罚邪恶和促进善的越多,你越是避免悲剧,你就越需要称之为法治并承认法治。可以说,无论是赵志宏案的裁决还是重审大案,都是审慎而严肃的,可以经受法律和历史的考验。要求法治的前提是尊重法治,尊重事实。任何情况都不得含糊不清,不得为例外。

近年来,从顾雏军案到巨大案,从昆山反杀案到赵志宏案,一个典型案例的进展反映了中国法治的进步。对于每个公民来说,这是一个持续的法律教育课程;对于司法部门来说,这是一个有用的提醒,即存在变化而不会增加。让法治到达人民的心中,正是社会的讨论,领域的普及,以及一点进步。这是全社会的共同方向,也是培育法治,塑造法治气氛的必由之路。

赵志宏案的审判程序已经结束。尽管Hugue案件的真正谋杀尚未脱颖而出,但我们从中感受到的仍然是法治的力量。基于事实,以法律为准则,我们可以触及公平正义,在每一种情况下都能感受到法治的力量。

end_news.png

主编:钱晓晓_NB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