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魄造办处:从博物馆藏品谈两汉魏晋南北朝宝玉石微雕饰物

国际新闻 阅读(1748)

江西南昌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微雕虎形饰位于腰间位置

例八:陕西省西安市西安晚期张安世家族墓M1号墓出土的微雕饰物位于左手腕部

例九:湖南省长沙市近郊211号西汉晚期墓出土的微雕饰物位于右手腕部

例十:朝鲜平壤故汉乐浪郡梧野里20号西汉晚期合葬墓出土的微雕饰物位于女性墓主的胸部和手腕部

例十一:朝鲜平壤故汉乐浪郡石严里九号新莽时期合葬墓出土的微雕饰物位于右手腕部

从逻辑上讲,《急就篇》被用作识字课本和常识课本作为当时的教学童识字、增长知识、开阔眼界的字书。篇中分章叙述各种名物,如姓氏人名、锦绣、饮食、衣服、臣民、器物、虫鱼、服饰、音乐以及宫室、植物、动物、疾病、药品、官职、法律、地理等,是一本非常严谨的书,所记录的东西应该都是最贴近生活的。

如果书中“S臂琅虎魄”记载的“S臂”指“系臂之物”,那么此类由琥珀、琉璃、玳瑁等玉石类制作的微雕饰物肯定是以系于手臂为主的。上面这些出土的汉代微雕饰物不管从材质还是造型都是五花八门的,但出土位置却主要以胸部位置为主,腰间和手腕部为次,没有一例是手臂位置的,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古人讲究的是似死如归,生前所生活的地位、环境、器物都会伴随死者一起入土。生前穿戴和使用的心爱之物平时如何佩戴,生前的仆人都是一清二楚的,在死后入殓时也会按照生前的习惯来操办的。笔者纵观手中所掌握的这些考古出土的汉代微雕饰物资料来看,没有一例能证明是“系臂之物”。

如果将其识为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鳞介篇》中记载的那样:“S臂,如龟,入海捕之,人必先祭。”S臂是一种海中像龟的动物。那么“S臂琅虎魄,璧碧珠^玟瑰”中:S臂、琅、虎魄、璧碧、珠^、玟瑰将指的是不同的珠宝材质。

S臂(材质)(材质)虎魄(材质)(造型)

璧碧(材质)珠^(材质)玫瑰(材质)(造型)

玉i(造型)h佩(造型)靡娜(功能)

射n(造型)辟邪(造型)除t凶(功能)

我们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能证明,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流行的这种微雕饰物就是《急就篇》:“S臂琅虎魄,璧碧珠^玟瑰,玉ih佩靡娜荩射n辟邪除t凶。”所描述的相关事物。也并没有在汉墓中普遍出现墓主手臂有佩戴此类珠饰的现象。

将出土文物结合这四句话,是乎也能解释的通:将各种各样的珠宝制作成各种各样的器物佩戴于身,不仅漂亮好像、彰显地位,还具有驱邪避凶的功能。如果真的就是指此类微雕饰物,那么,笔者个见,《急就篇》:“S臂琅虎魄”中的“S臂”非“系臂”,非动词,或应为名词,是指一种珍贵的材质。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图文由作者提供

特别鸣谢虎珀造办处公众微信号支持

达到当天最大量